励志一生

相识二十年的友情故事两则

时间: 2021-07-05阅读:
时间:2021-07-01 11:42:05

相识二十年的友情故事两则

导语:友情就像久酿的老酒,越久越香,友情就像鲜艳的玫瑰,香气扑鼻,友情就像经历风霜的古镇,越老越美!以下是励志故事网的小编给大家分享的相识二十年的友情故事两则,希望大家喜欢。

相识二十年的友情故事两则

故事一:

话匣子不知道从哪里开始,毕竟相识整整20年,脑海里尘封的记忆需要一点一点打开。

人这一辈子绕不开三种情,亲情,爱情,友情,当然如果足够幸运,我们还会遇见第四种感情。这篇叨叨友情,关于两个女人的友情。

友情最可贵之处在哪里?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没有利益往来,我们却能一起前行,无论环境、身份怎么变,我们依然是那个最熟悉的彼此。

从你身上,我早早学会了雪中送炭,在以后的时光里,我更能体会人在窘境的难处,也常常心怀感恩。从哪一件事说起呢,就说说我最狼狈的那回吧。刚毕业那会,租房,二房东夫妻俩要搬家,给我一天时间搬走,没有留给我找房子时间,当时加上工作不顺,我整个人崩溃,无助的我打电话给你,你跟我说,不要怕,今晚九点,我叫我表哥一起来给你搬家,你就住我那里。

当晚,我孤身一人和二房东夫妻俩理论的不可开交,我心力交瘁了,你和表哥及时出现,你帮我搬东西,你表哥和他们俩谈各种水电物业费结款。当我和你坐在表哥车里时,我心里有了十足安全感,我心里只有四个字,这就是雪中送炭哩。

其实刚参加工作,你也是租房,你和另外两姑娘挤在一个房间,其中一位也是我们的同学,还有一位是你的同事,一位刚毅而聪明的姑娘,我的到来占了你半张床。从此生活多了很多青春的色彩。我们一起做饭,聊天,我不再孤单。

年轻人是不是都曾做过有漂泊的梦,那会我总向往到处漂泊,我想看总也看不完的风景,我渴望遇到不同的人,于是我任性选择职业,我喜欢不停换城市的那种工作,对于职业的发展前途倒是完全抛之脑后,于是我不久之后去了别的新鲜城市。因为年轻,所以肆无忌惮。后来我回来了,又租了一段时间房子,你陪我一起搬家,你每次来都会帮我打扫卫生,你知道我笨手笨脚,最不擅长搞卫生做家务。

我再次回到南京这座城市,我,你,还有你那位可爱的舍友同事,我们常常相聚,我下班或者休息总是去找你们,我们三总在一起聊未来,话题最多的就是择偶。三个大龄单身姑娘担心自己嫁不出去,我们鼓起勇气,结伴参加相亲会,是不是好傻,我们可是带着十二分诚意在为自己的终生大事努力着。如今,我们是各自孩子的妈。

那些年,我们斗志满满又对前途迷茫,我们对爱情婚姻无限向往与憧憬,我们有时认为自己很成熟,其实我们好像又很幼稚。

后来,你第一个结婚,嫁给了爱情,你算是裸婚,你妈妈这边办了简单的酒席,男方这边只有男孩一个人参加了婚礼,酒席当天下午,我们去了KTV,晚上,你们在小镇上开了两个房间,我住在你们隔壁,我暗暗祝福你,一定要幸福啊。

后来你当了妈妈,全职带溪宝,不能经常出门了,我很空,常常去看你们。全职妈妈真忙,尤其在娃的婴儿期,妈妈们饭都吃不上。我喜欢去你那里给你做饭,我到你家附近的菜场买新鲜的菜,然后到你家,给你们俩做饭,洗碗。

记得有一次电话里,我听说你生病了躺床上,我问,溪宝呢,你说,他很乖,知道妈妈累坏了,这会自己在床上玩,不哭也也不闹。我莫名觉得心疼,赶紧叫娃爸调转车头把我送到你家楼下,我急着想给你俩做饭。

怀孕早期,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。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医院产检,焦虑等待着,你电话里知道了,就问我,吃了早饭没,想吃什么,你要带溪宝一起来陪我。溪宝还是抱在怀里的年龄,我很自私,没有拒绝,你带来热乎乎的包子豆浆,然后陪我产检到中午。

考拉宝宝在我肚子里六个月了,你带着一堆萌萌哒的衣服来家里,你不知道是男娃还是女娃,就把蓝色和粉色衣服都买了。你帮我洗了又晒,你说该给小家伙准备衣服和各种用品啦。

我孕期8个多月,我们在一起吃午饭,考拉宝太皮了,一直踢我肚子,我的肚皮被按葫芦瓢一般,这里鼓完那里鼓。

你隔着肚皮小心的摸了摸,说这小家伙好皮,我可不可以当他干妈?

那年的一个冬天早晨,我在医院待产,宫口开了一指,痛到绝望,和你通电话,我每讲一句,都要用尽全力,我后来知道,你已经到医院了,你要参加考试无奈先离开,没能等到下午与小考拉见面。

产后第二天,你问我想吃什么,然后,你下厨做好了热乎乎的饭和菜,送到了医院。

我们都当了妈妈,这些年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,最长可能会有两年左右不谋面,但是我们会经常通电话啊,心有灵犀,不是你打过来,就是我打过去。

还记得去年冬天,最近的一次见面,两孩子一起在植物园玩耍,准确的说,应该是两个男孩在打架,一直打到分别,考拉打不过哥哥就找你求助,你把溪宝抓住,叫考拉打,溪宝喊着,妈妈,那不公平,溪宝是挺委屈,因为他已经很让着弟弟了,你却还要帮着弟弟。其实孩子们并不在意到哪里玩,他们在乎和谁玩。

我们常常在一起感叹时间过的好快。孩子渐渐大了,然而我们的人生理想还没实现,该怎么办呀?我们都厌恶一眼望到头的人生,我们坚信人生有无限可能!

相识于少时,如今二十年,我们鉴证彼此生命中的喜怒哀乐,每次情绪需要出口的时候,很幸运,我们能成为彼此的那扇门,通过这扇门,我们勇敢走出心灵的阴霾。

有一次,电话里,你说你看见两个老闺蜜在公园里手拉手,好羡慕,我没有接你的话,我一时语塞,但是我记住了,那样的斑驳岁月,终有一天会来报道,那时,皱纹大概已经爬满我们的额头。

故事二:

曾经我以为友谊可以天长地久,直到经历了一些事情后,才明白正如歌里唱的那样:“没有什么,会永垂不朽……”

朋友小魏,与我是多年的好友,自幼交好,虽然不是亲兄弟,却比亲兄弟还要亲。这种血缘之外的亲密关系,着实让人羡慕。

有好长一段时间,我都引以为傲,此生能有这样的好友,实乃人生幸事。仔细算来,我们相识也有20年了,从懵懂无知的少年,到热血青年,再到各自成家。

说心里话,我从未想过,亲如兄弟的朋友,会因为过年发小孩的红包而闹得不愉快。事情起因是这样的,朋友小魏携家眷来我家做客,我作为东道主,自然是热情招待。

期间,小魏的妻子,给我家孩子发了一个红包。礼尚往来,我使眼色让妻子也给他们家的小孩。我自认为过程大家都挺愉快的,并没有闹得不愉快。

临了,还说好回头再聚的,可没想到隔天收到小魏妻子发来的信息,说我这人真小气,还说小魏是瞎了眼,跟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。

我听了一头雾水,寻根究底之后,才发现原来是因为红包的事。妻子给了小魏孩子一人50块,合起来刚好是他们给的一百块。

这个事我全然不知,虽然此举显得有点小气,但我并不觉得有何不妥。

我以为朋友会理解,会站在兄弟我的立场,去说服无理取闹的妻子。可惜他没有,反倒顺势责备我,说我太不够意思了,这么多年的交情,竟然抵不过50块钱红包。

我就纳闷了,怎么就成了我的过错,至于为了这点钱闹得不愉快?朋友小魏还真就这么蛮横,异常听妻子的话,也丧失了该有的理智。

20年的友谊,抵不过一个新年的50块钱红包。我特别无奈,不过转念一下,还是慢慢看淡吧。再好的朋友,也会因为三观的不一致,而走到分道扬镳。

事后,我与其他好友聊起,他们都感叹,这都再正常不过了,人说到底还是自私的,有的人之所以跟你好,那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。

结了婚的人与单身的人,侧重点又不一样。单身时,觉得朋友好,可有了家庭之后,事事都会考虑妻儿,不再是那个狂热的热血少年了。

听朋友这么一说,我舒服了许多,忽然明白人生的离散,皆有定数,可以难过一阵子,但绝不能停止前进的步伐。因为生活的好与坏,决定在你自己的手里。

曾经,我不理解,那些人为何会在感情受挫后走极端。经历多了,我才明白,一个过于在乎感情的人,往往会为其所累。

每个人的生命里,都会出现一些让你刻骨铭心的人,最后却因为千奇百怪的原因,走到了迎面相逢不相识的地步。

或许有人会问?难道双方都这么固执,不去挽留一下?要我说,这样的友情不必挽留。一个曾经最懂你的人,往往能够最伤你。

因为他懂得你的痛处,你的软肋,知道怎么轻易地拿捏你。既然都伤害了,让你痛苦难受了,那就唯有彻底离散,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,回到各自最初的状态。

道理虽如此,可若要真的做到,却非易事。没有人能够轻易的放下,那段曾让你欢喜的日子,那些记忆的美好,在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即便是时光冲刷,也不见得会有所削减。这种痛苦,没有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削减分毫,唯有负重,继续以坚定的步履地走下去。

有人说,越长大越看淡,但也越无奈。曾经压根不理解,甚至觉得矫情,但如今却越发地感同身受,有些言语,没有一定的经历,是无法读懂的。

面对感情的离散,我们除了惋惜之后,只能坦然接受。虽说20年的友谊特别难能可贵,要好好珍惜一辈子,可有些感情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,不是说你单方面不撒手就可以的。

感情有时真的很奇妙,不管时间相交的长短,有的人初次见面,便会觉得惊喜,忍不住想要亲近,而有的人,哪怕相识多年,也只是点头之交。

说到这,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。若是你们之间的缘分未散,那么早晚有一天,你们会重修于好,若是散尽了,那也只能从此天涯陌路,唯有释怀了。

感情之苦,想要解脱出来,说难其实也不难,就看你能不能真正地放下。有些人特别执着于过去,耿耿于怀,最后却发现,白白受苦的人,只有自己。

我们要活得坦然一些,去接受那些失去的感情,然后慢慢地与自己和解,找回那个勇往直前,不再左顾右盼的自己。

尽管这个过程充满艰难和痛苦,但还是得要紧牙关地走,因为只有走下去,才会有希望在转角,才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。

(励志故事网版权所有,转载请标明链接:http://www.lizhigushi.com/lizhixiaogushi/a36159.html)

本文标签:相识二十年的友情故事两则 本文标签:友情故事
查看更多文章...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

最新文章